检测身体的脂防含量是否过量

在这个世代,我们很容易对何谓「健康的体重」感到迷惑,因为媒体上的超级名模或是电视影星往往都拥有过广纤细的体态。总体重来自于皮肤、骨头、脏器和毛发(全身上下所有组织)加起来的重量。身上过多的脂肪,才是应该要减去的部分,所以我们必须要知道,你的体脂肪是否过量有许多方法可以检测身体的脂防含量是否过量,这些方法诸如皮脂测量(误差值可能很大)或是需要运用高等数学计算的复杂公式和表格。最佳的方法是身体质量指数,简称BMI,是唯一经过国际认可的评估工具,能够透过身高和体重推算出相对应的体脂肪含量。

动物和植物性食物中皆有蛋白质的踪迹

蛋白质会使饱足感延长,这也就是叫为什么每一份正餐和点心,都必须搭配一些蛋白质的缘故,能帮助你保持警觉并且感到饱足。

不过在这里还是要提醒一个老生常谈的重点:蛋白质的种类很重要。很多食物中都有蛋白质,不是只会出现在有含有大量饱和脂肪、或说「劣等」脂防的红肉和全脂乳制品里,动物和植物性食物中皆有它们的踪迹。

 

纤维素就是一种可以填饱肚子的低热量食物

有三个重要的元素,可以减缓食物在消化系统中被分解的速度:纤维素、脂肪和蛋白质。简单来说,纤维素就是一种可以填饱肚子的低热量食物,事实上他有两种用途:确实填饱胃袋,所以你会觉得饱足;同时,身体也需要花比较长的时间去分解它,因此它会待在你的胃里比较久,进而减缓了食物被消化的速度。

 

 

消化系统在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 方演化出了因应机制

除了我们的胃口之外,什么都变了。我们的消化系统在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,方演化出了这套因应机制,相较之下,粮食的大革命却在一眨眼间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我们不再需要去捕猎和找寻食物了,因为在超市,我们就有各式货源充足且色香味美的高度加工食品。不仅吃进了更多容易消化的热量,在觅食和保暖方面,我们也不再消耗那么多的热量,这曾经是我们的原始人祖先最关注的两大民生问题。

胰岛素能透过两条路径降低血液中的葡萄糖浓度

当我们吃进高GI食物时,血糖快速飙升,此时胰脏将分泌一种荷尔蒙,也就是胰岛素,可以非常妥善地处理好两件事情: 第一,胰岛素能透过两条路径降低血液中的葡萄糖浓度,将血糖引导至体内需要立即性使用能量的组织,或是转为时存成脂肪,这就是为什么血液中的葡萄糖会消失得如此快速的原因。

高GI食物容易让你的血糖快速飙升又迅速下降

我们都常常有过这类的经验:在吃完一份主要由高GI食物组成的快餐中餐后的一小时左右,感到昏昏欲睡,这是快速飙升又迅速下降的血糖所造成,这使得我们渴望能量。

所以接下来我们会做些什么?午后时分,我们就会想来份能够快速上升血糖的甜点或是零嘴,好让我们走出血糖的低谷。或许是几片饼干,或许是一包洋芋片,它们又将为你带来男一阵来得快、去得也快的血糖高峰,使你陷入一股永不止息的恶性循环,难怪我们是嗜吃零食的国家。

 

祖先吃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未经加工的天然食物

我们都知道吃进一碗细火慢煮的传统燕麦粥,和一碗冷泡甜麦片后,它们之间的差异性。燕麦粥让你长保饱足感,套句我母亲说的话:「会撑破你的肚皮」;相反的,吃下冷泡甜麦片的一个小时后,你就会开始想吃下一餐。

这正是为什么过去我们的祖先没有肥胖问题的原因所在,他们吃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未经加工的天然食物。所有大型的食品公司都差不多是在上一个世纪才出现,如卡夫、通用食品、家乐氏、麦肯、纳贝斯克和台尔蒙。

越精致加工的米麦谷类 容易消化也越容易饿

我们吃进的谷物种类大多数都是以精自面粉的形式出现。精白面粉是由整粒的小麦开始加工制造,在磨坊时,工人会先蒸煮小麦,再以细小锋利的刀片剥去它的最外层的麸皮,留下麸皮下的胚乳。

接着胚乳中的胚芽和和油脂也会被去除,因为它们很容易酸败,无法满足商业考虑的需求。在这些步骤之后,剩下的即是未经漂白的面粉。

 

被谷类制造的产品充满我们的生活

看看令天超市里有多少空间都是被谷类制造的产品占满:一大堆的脆饼、饼干和零食区,排满好几走道的麦、谷片,陈列在无数货架上的意大利面和面条,以及一篮又一篮的贝果、面包卷、马芬蛋糕和欧式面包。

我还记得过去只有在犹太小区才看得到贝果,不过现在已经随处可见,甚至多数的面包店还会提供半打不同口味的贝果供你选择;专卖贝果的连锁店据点更是遍及全国,过去马芬蛋糕也从未像现在这般大量的出现在生活中。

Copyright © 食物卡洛里燃烧网